俄乌战争平行宇宙,舆论场下的「中國真相」

4 min


0

当全球网络舆论多数同情与相挺乌克兰,中国网络上的主流则是挺俄抑乌,看似难以理喻的言论背后,是近 10 年来中国政府日益成熟的政治宣传能力。中国官媒的扩张,熟悉民众情绪的民族主义大 V〔KOL〕涌现,此次再配合早已进驻简体中文市场的俄国官媒,如何合力营造出平行宇宙的「中国真相」?还在发出异议之声的网络用户,还在记录的记者,如何在夹缝中努力?

许汀发现,要在中国网络上做一名反战者,如临四面埋伏。

为了表达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不满,她必须与审查制度周旋,应对中国官媒和俄罗斯官媒发布的不实信息,反击铺天盖地的反反战宣传──网络上大量贴文质问或嘲讽反战者:「美国打阿富汗你怎么不吭声?」「北约东扩,导弹都架到俄罗斯家门口了,俄罗斯不能反抗?」

「他们制造了一条紧密的逻辑闭环,不同意的声音都很难发出,假消息的渗透已经方方面面,从大氛围到细节都完全覆盖,很多人甚至觉得〔普京〕是很悲情的,」许汀说。她生活在中国一线城市,是一名专业人士。她发现,在俄罗斯宣布开战后短短数日内,网络主流舆论对俄乌问题迅速形成近乎统一的「认知」:这是面对北约和美国威胁,俄罗斯「不得不发起」的反击,激进者甚至称,这是一场「俄罗斯自卫战」。

中山大学政治学研究所副教授陈至洁钻研中国社交媒体上的舆论战。常有台湾朋友问他,「为什么好像这么多中国年轻人支持政府?」「为什么中共舆论战近年这么厉害?」陈至洁认为,这一方面是靠不断演化的审查制度,但更值得警觉的,是中共越发强大的政治宣传能力:官媒以活泼、贴近年轻人话语的方式主动出击,各类民族主义的网络大 V

大 V 是指在中国微博等平台上获得个人认证,拥有众多粉丝的公众人物,类似台湾用语 KOL〔网络意见领袖〕或网红。V 即 verify,获得个人认证后,网络昵称后会出现大写的 V。

深谙传播规律和市场模式,两者互相配合,在网络防火墙内衍生出一套有别于西方话语的「中国真相」。

当全球网络舆论绝大多数同情乌克兰,追踪支持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组织反战游行,发起网络倡议、捐款、志工行动等协助乌克兰难民时,中国网络上的主流则是挺俄抑乌,一些网友到淘宝上购买俄罗斯特产,「支持毛子打美国」。

「中国真相」不仅活在防火墙内。在俄罗斯的中国留学生 Janice 发现,她身边几乎所有中国同学都支持俄罗斯开战。想着打破平行宇宙,她每日都把俄罗斯独立媒体对战争的报道转发到微信朋友圈,有同样在海外读书的朋友看到了,马上私信她:「你别看这么多负面的东西。」

被踢出 SWIFT vs. 猫狗被制裁:侵乌战争里,中俄官媒如何联手改写叙事?

中国各媒体侧重西方个别协会的制裁行为,统一嘲讽口径。〔取自网络截图〕

战争爆发后最初几天,许汀一直沉浸在微博、微信,她发现俄罗斯的「信息污染〔Information Pollution〕

中国翻译用语,指一些有害如色情、暴力的信息、虚假或误导性的新闻、大量重复性的信息无秩序地在网络上泛滥成灾。

」彻底蔓延到中国网络,「俄罗斯的外宣部署很厉害,中国官方系统也很配合。」

据记者观察,中国各级媒体、自媒体和时政新闻大 V 均大量引用俄罗斯官媒消息和普京说法。2 月 24 日中午,刚刚开战,《中国新闻网》官方微博以「#普京强调尊重独联体国家主权# #普京称俄受到北约欺骗#」为标题播报普京讲话,称遭乌克兰威胁,「俄罗斯无法感到安全」。这一贴文获 2.9 万点赞,超过 1,800 条留言,获大量中国网友支持。

数小时后,「普京重申只是自卫」的新闻就冲上微博热搜

反映网络热点的排行榜,每分钟进行更新。微博热搜一度以网民搜索、发贴量进行计算,但近年经过多次「调控」,新浪指要「加强正向内容的宣传力度」,涉及社会重大负面新闻、突发新闻,要以官媒为准,同时降低娱乐内容的占比。

中国《中央电视台》〔央视〕播报普京讲话,称特别军事行动只是「自卫」,普京敦促「乌克兰士兵放下武器回家」,不少媒体跟随转发。微博热搜近年经过多次整顿,目前反映的热点

在中国舆论或网络上,意指比较受广大群众关注、欢迎的新闻或信息,或是当时引人注目的问题。

可以理解为官方允许的热点。

中国官媒紧跟着俄国走,市场化媒体亦不落人后,都同时大量转发「普京重申只是自卫」的谈话。〔取自网络截图〕

接下来数天,关于北约东扩、俄国被威胁、乌克兰纳粹分子迫害人民的信息在简体中文网络大量流传。中国媒体又引述俄罗斯消息,展现俄方公布的军事成果:强调俄方击中乌方多少军事基地,夺得多少城市;而来自乌克兰的消息,例如乌克兰官方说法、城市惨况、人民抵抗等新闻则鲜有报道。

微博上一片亢奋,不少网友感觉,俄罗斯十多小时至几天就可以夺胜。

「这次中共呈现俄罗斯乌克兰问题时,跟他呈现中美问题是一样的,都是先引述俄罗斯的说法,后面有一段乌克兰的〔说法〕就不错了,」陈至洁说。在议题设置上,中国凸显有利俄方的消息,强调俄方威力和正义性,普京也获得类似中国国家领导人待遇,一律采取正面报道。

随着战局演化,俄罗斯在SWIFT 系统、外汇储备上受到严厉制裁,但中国媒体对此报道较少,转而选取个别协会的制裁行为,以戏谑口吻陈述,例如「俄罗斯的猫狗也被制裁」,网友纷纷感叹西方国家「走火入魔」。相反,俄罗斯推出反制裁,媒体则郑重报道,力陈俄罗斯反制裁的「大牌」。

中俄关系近年愈发密切,中方强调中俄不结盟,是「紧密友邻、战略伙伴」。开战之后,中国外交部没有明确支持俄罗斯,但多次强调俄罗斯在国家安全方面的「正当诉求」应被重视,又屡次谴责美国在背后挑衅和北约东扩。转到网络层面,中俄信息联盟就更加明显。

俄国官媒微博拥千万粉丝,面对西方制裁称「会继续在中国平台发声」

最近备受欧美制裁的俄罗斯两大官媒──《今日俄罗斯》〔Russia Today, RT〕电视台以及《今日俄罗斯国际通讯社》〔Rossiya Segodnya〕旗下的《卫星通讯社》〔Sputnik〕,在中国社交平台上都非常活跃。前者 2017 年开设微博账号,而《卫星通讯社》早于 2014 年 12 月推出中文版,翌月随即开始在微博发文。

两国官媒还联手推出新媒体。2016 年,《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和《今日俄罗斯国际通讯社》共同推出新闻 App「中俄头条」。

在微博上,《卫星通讯社》拥有超过千万粉丝,现在每天发布近 100 条贴文,消息常常被《央视》、《人民日报》等转发。它也开设了微信公众号

微信为中国最常用的通讯软件,它设有平台让媒体或商家开设公众账号,通过文字、图片、语音、视频的方式发放信息,以及与追踪者互动,每天发布 4~5 篇文章。《今日俄罗斯 RT》的微博账号则有约 144 万粉丝,也登陆视频平台 Bilibili。开战以来,这两家媒体每天紧密报道俄方战事成果,以及乌克兰纳粹分子、美方「煽风点火」等叙事。

与中国一样,俄罗斯近年不断强化官媒功能。2013 年,普京签署「关于提高国有媒体效率的一些措施」,将《俄新社》、电台《俄罗斯之声》合并成《今日俄罗斯国际通讯社》,其总裁由普京直接任命,旗下又设立团队年轻化、以 32 国语言发布的《卫星通讯社》,而原有的国营电视台《今日俄罗斯 RT》则继续营运。

中国福建图书馆制作的《福建决策信息》刊物 2020 年曾撰文,详细分析《今日俄罗斯国际通讯社》的经验,还有中国怎样借鉴。文中称,《今日俄罗斯国际通讯社》为俄罗斯的「外宣航母」,在俄美冲突和 2014~2015 年的乌克兰危机中成功抢夺话语权,「与能源出口和武器贸易一同构成了俄罗斯最有效的外交工具」。

文章也指出,《卫星通讯社》在北京等全球多个城市设有媒体中心,每周 7 天、每天 24 小时不间断播报新闻,「极大地减少了各国采用欧美媒体发布有关俄罗斯新闻的数量」。

《中国新闻社》早于 2016 年就和《今日俄罗斯国际通讯社》签署合作协议,同意进行稿件互换、联合采访等。2021 年,《今日俄罗斯国际通讯社》在中俄媒体论坛上表示,他们「主要合作对象过去、未来都是中国」。

近年来,上述两大官媒所发起的宣传战在欧洲已受到抵制,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后,YouTube 暂停了《今日俄罗斯 RT》电视台在该平台的多国频道,Meta 禁止俄罗斯国营媒体发布广告,而《今日俄罗斯国际通讯社》和《今日俄罗斯 RT》的共同主编玛格丽塔・西蒙尼扬〔Margarita Simonyan〕也受到欧盟制裁。3 月 21 日,《中国日报》推出《今日俄罗斯 RT》副总编的专访,面对当前制裁,他们表示会「继续在俄罗斯及中国等各国平台上继续发声」。

内容农场齐转发,小粉红新用语「反战不反美,心里必有鬼」

生活在俄罗斯的 Janice 平日看简体中文、英文、俄文等不同语言的信息。对比中俄的政治宣传,她感觉信息从俄罗斯传到中国之后,成功结合了当地的民族主义、反美情绪和性别角色刻板印象,「变本加厉,还加上了许多对普京的个人崇拜」。

中国部分网友欣赏和崇拜普京,制作他在走红毯、踢足球或抱小狗的视频。〔取自网络截图〕

打开抖音或微信的影音号平台,算法很快就会推荐普京的个人短视频──在欢乐音乐的衬托下,普京要不在走红毯、踢足球,要不抱抱小狗、老人家或失明人士,字卡写上「超暖心!普京见17岁失明少女尽现温柔」。一些网友则把普京想象成「守护苏联的最后一人」,或者一个勇敢向西方开战的独行者。

不过,相比普京崇拜,反美是更多中国网友的统一战线。长期关注网络舆论的媒体人李方正观察,早于开战之前,网友和媒体就开始批评美国「拱火」,指美国称俄罗斯在乌克兰附近增兵是假消息,意图煽动加剧局势;等真的开战,同样怪美国「拱火」,意思是美国和北约鼓励乌克兰去挑衅俄罗斯,导致俄方不得不出击。

台湾信息环境研究中心〔IORG〕长期观察 Facebook 粉专、微博等平台。根据他们的数据,对于这次乌克兰事件,中国官媒《环球网》早于去年 11 月 3 日发布第一篇报道,引用《卫星通讯社》的消息,指美国称俄罗斯增兵是假消息,故意挑衅。随后数月,关于美国「拱火」的报道在简体中文网络、Facebook 粉专和不少内容农场

内容农场是指为了创造流量、赚取网络广告分润建立的网站,它们多以各种合法、非法手段大量生产文章,原创性少,内容的真实性难以确认。

IORG 共同主持人游知澔表示,他们日常观察 80 万华语粉专,发现针对俄乌问题,有大量协同发文行为,指向谴责美国和北约威胁,意味着背后可能有统一操作。IORG 定义,「协同发文」是相隔一分钟之内,超过两个粉专同时转发同一内容文章。

例如,2 月 18 日 22 点 21 分,「全球华人铁血联盟」、「全球华人钢铁联盟」等 5 个 Facebook 粉专,协同转发文章〈乌克兰终于「造反」了:美国太自私,根本不把 4000 万乌民众当人〉。3 月 5 日 20 点 38 分,「全球华人风云联盟」等 5 个粉专,协同转发文章〈乌克兰会成为下一个伊拉克吗?俄军一轮炮轰,炸出美军生化基地〉。

这些内容农场式的粉专名称,多以「全球华人」开头,或带有「中华复兴」、「一带一路」等关键词,目前不算活跃,追踪者均为数千,帖子冷清。不过到了中国防火墙内,同样内容则呈现燎原之势。

将俄乌关系比喻成「前夫前妻」是俄罗斯数年前开始流传的一个段子。此次开战之初,这一比喻迅速在中国社交媒体上流传,将苏联解体、乌克兰独立比拟成「乌克兰与前夫〔俄罗斯〕离婚了,几个孩子也归了她」,随后指乌克兰「与村霸〔老美〕及一帮公子〔西方〕眉来眼去」,一起「围攻前夫」。

开战后第二天,2 月 25 日,中国官媒发表「普京万字长文」,自媒体马上梳理这篇长文,推出〈一个反战者居然不反美,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一文,称俄罗斯与中国遭遇相似,都被西方欺压,网络上很快出现小粉红用语:「反战不反美,心里必有鬼」。

疲惫不堪的查核和异议者

夹缝之中,仍有许多人努力发出不同声音。2 月 24 日,南京大学孙江、香港大学徐国琦、复旦大学陈雁、北京王立新等多位中国历史系教授,实名发表声明,反对「不义战争」。在微信公众号上,〈今天,我们努力捍卫一种常识〉、〈为战争叫好的都是傻逼〉〈和平是打出来的,和老婆是铁链拴来的一样混账〉等文章一度在社交媒体上广为流传,但很快被删,连署的学者、发声的作者都在微博上被抨击「反战不反美」。

在反美外衣之下,中国官媒、俄国官媒也不断发布不实信息和阴谋论,营造乌克兰羸弱或欺骗外界,美国则用权术「下一盘大棋」、最终美国成为战争赢家等种种论述。

开战之初,《今日俄罗斯 RT》、《央视》、《环球时报》等多次引用俄方官方消息,指泽伦斯基已经逃跑,后被证实是假消息。当西方媒体聚焦报道乌克兰妇幼医院遭空袭、孕妇受伤的新闻时,中方则散播受伤孕妇是演员、假装受伤,后亦被证实为假消息

MyGoPen、台湾事实查核中心及乌克兰等国查核组织,都已查核本件由俄罗斯官方宣传的假信息;这名孕妇后来平安生产后,还有接受媒体访问澄清。〔取自 MyGoPen 网站〕

自 3 月 8 日开始,中俄信息联盟一起紧密报道「俄军在乌克兰发现美方资助的生物实验室、研究蝙蝠冠状病毒、制造生化武器」等信息。尽管已经有文章不断查核信息真伪,指出获得美方资助进行病毒研究是国际常态,就连中国研究机构也有获得美国资助等,但似是而非的消息仍然不断滚雪球,实验室相关报道连续 3 日登上微博热搜前 10 位。

研究微博舆论的学者张天哲〔化名〕对《报道者》表示,近年中国社交平台上常出现反美声音,而「美国利用乌克兰搞病毒实验、生化实验」等信息正好和民众情绪相得益彰,有效地转移民众焦点。

「俄罗斯提出的观点他们〔中国〕巨细无遗,美国回应就好短。俄罗斯打信息战就是这样,他不是要你一定信,你开始怀疑,他已经成功了,已经转移了焦点,」张天哲说。

生活在中国,李方正感觉,要认真应对上述种种假消息、阴谋论、简化历史的论述,人会疲惫不堪。「例如美国每一次出兵,其实语境都是完全不一样的,普通人很难去这样查证这么多,同时去反驳这么多事情,」李方正说,有时候他也会选择走捷径,「OK,我也反美,所以现在我可以骂俄罗斯了吗?」

民族主义大V:爱国是门好生意

程诗云是中国记者,多年来跑国际新闻,面对这一波汹涌的网络舆论,感觉很魔幻。

「其实早在 2000~2010 年 BBS 红火的时候,所有这些已经讨论过一次了,例如北约东扩,从 1990 年代就已经开始,每一代人都曾经关注和讨论过这个问题,只不过在中国很怪异的事情是,这种讨论和共识永远都没有办法延续下去,」程诗云说,「而是随着媒介的变化,每一次都清空了。」

过去 10 年,中国传统媒体和网络遭遇多轮打压

自 2013 年开始,以《南方周末》新年献词为标志,中国以南方系为首的自由派媒体不断遭整肃,体制内外的媒体可以操作时政议题的空间都愈发狭小,网络言论空间也不断紧缩,延长禁言事件,并且开始实用实名制,网上发表敏感言论的,甚至会被行政拘留。「用围观改变中国」的微博也同样收紧,网信办多次约谈和罚款,最近甚至直接进驻豆瓣等互联网公司,整顿社交平台,不少平台关停、被删帖,网络内容一夜消失。到了今天,陈至洁观察,「以官方的立场来说,是满成功的,民间的舆论场、独立的声音现在已经病入膏肓,变得非常薄弱,也很脆弱。」

「2012 年之前,最多被删帖、7 天不准发言,习〔近平〕上台之后,不只删你的帖,还封你的号⋯⋯还可以逮捕你,行政拘留两星期,」陈至洁表示,这加强了在线言论和现实的链接,给网友更大压力。自2013年起中国手机号采用实名制,而网上账户基本都要绑定个人手机号。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主动出击,抢占舆论阵地。2011 年,《人民网》首次发表评论,称中国存在两个舆论场,一个是党报、国家电视台、国家通讯社的主流媒体舆论场,另一是民间舆论场。这篇评论称,官媒在社会热点上「经常失语」,不被民间信任,并提醒共产党「成为执政党后,宣传鼓动的本领不能丢」。

此后,官媒以年轻活泼的形象涌现网络。「他们用年轻人习惯的方式去圈粉,呈现的方式变得活泼,没那么僵化,」陈至洁说,这些媒体也获得特权,例如一般微信公众号规定一个号一天只能发布一次,但官媒没有这个限制,「最大的官媒例如《人民日报》、《新华社》,他们一天都可以发到 30 则,他用人海战术,整个官媒好像大洪水的闸门都打开了。」

洪水般涌现的,还有大量亲政府的、民族主义大 V,目前比较著名的有占豪、孤烟暮蝉、金灿荣、司马南、乌合麒麟、卢克文等账号,他们以微博为基地,粉丝数均为上百万,也有的同时开微信公众号,每天以亲政府的或政府默许的立场,评论中国热点和国际事务。他们在近年香港反送中运动、COVID-19 病毒起源、中美冲突等热点中表现活跃,成功将舆论引向政府立场。

中国媒体人、《南方都市报》与《新京报》前主编程益中早年活跃在微博,其账号在 2012 年年底被炸号。「这些年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宣传〕已经形成了一种自动队形,只要涉及中共利益的,都自动靠队,而我们这些人已经被完全消音了,」程益中说,「我们现在看到的大 V,都是经过这么久的打压和修理后,还被允许留下来的。」

陈至洁表示,据他了解,这些大 V 目前都有较为成熟的商业模式,部分账号以流量带来广告、代言等庞大收入,不需要政府直接支持。「如果爱国是一门这么好的生意,那他当然会继续爱国呀,」陈至洁说,政府所要做的,只是给这些大 V 报时政新闻的特权,「你就站在政府那边说话,政府不出半毛钱,就能够有这么大的声量,那政府当然乐意。」

平行宇宙里充斥「三国演义式的阴谋论」

程诗云观察,不少微信公众号、微博大 V 很懂得捕抓中国网友的口味,擅长以充满戏剧性的故事、未经核实的细节、比喻和段子来呈现复杂的国际事务。

例如占豪在 3 月 12 日发文〈中俄联手,这次终于摁倒美国!〉,以诸多细节和口语化方式来讲述俄军在乌克兰发现生物实验室和诸多病毒研究,「把美国逼急了」,并暗示新冠病毒并非自然生成,而是和美国有关。这篇文章获得超过 10 万次阅读和大量支持言论,并传至台湾网络,也有台湾知名学者在社群内转传。

「中国一般市民对于世界事务的理解,本质是三国演义式的,跟清朝的人在街上听评书,讲三国演义,是没有区别的,」程诗云认为,「三国就是充满了权术和阴谋的,对于整个世界的理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政治活动的理解,整体上是阴谋论、权力斗争。」

在急速冒起的「当代三国演义」版自媒体背后,程诗云认为,是公众对专业媒体的不信任,最终导致不少人依赖自媒体来获取信息。「这 3、4 年我观察到一个现象,许多人是靠抖音、小红书来看新闻的,获得的是高度碎片化的,算法推给他们的消息。」

程诗云坦承,自己近年已经对影响公众失去了兴趣。他透露,此次自己还有一定空间写俄乌问题,只是被上级要求不能简单归纳战争原因,「要说战争的原因是非常复杂多样,是一系列外部因素综合而成的结果。」这说法亦与中国外交部口吻一致。

与有耻焉:404 Not Found 背后的努力

中国仍存在一定数量关注社会问题的网络媒体和自媒体,此次也努力呈现和主流舆论不一样的现实。例如新媒体《正面链接》3 月 14 日推出报道〈残奥会闭幕,乌克兰代表团无家可归〉,采访了 3 位参加北京残奥会的乌克兰运动员,报道一度在网络广泛传播,但很快被删,其他自媒体接力转发,又被删。

另外,时尚杂志《Esquire》开设的栏目「先生制造」3 月 1 日也发出报道〈骑摩托逃离乌克兰:一个中国留学生在路上的五天〔欧洲来信〕〉,同样被删。另外还有大量自媒体发出不同声音,其中直接的反战、反普京呼吁通常很快被删,但仍有部分深入爬梳俄乌历史、分析俄罗斯战争成本的文章可以流传。

「中国数字时代」网站以及 Telegram 频道「简中赛博坟场」不断收录被删除的微博贴文、账号和微信文章。近期删贴集中在质疑中国疫情管控的,以及质疑乌克兰生物实验室的官方论述的,其中 3 月 10 日美国驻华大使馆对于生化指控的回应,在微信上被禁止推送,微博贴文也被删

许汀认为,身处这样的制度环境,要不断提醒自己网络上呈现的言论比例并不完全代表真实民意的比例,现实世界中仍有许多不同声音,她身边也有大量朋友持反战立场。她也希望可以持续去理解世界的复杂性,在反战的同时,「也不要完全美化乌克兰,丑化俄罗斯的人」。

她留意到网上有一群中国国际主义者发出一份反战声明,题为「与有耻焉」,声明表示:

「这不是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之间的战争,而是普京和拜登及各自所代言的超级权力之间的战争,这是没有胜利者但有无尽受害者的战争。」 「我们捍卫乌克兰民众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也捍卫俄罗斯民众〔以及其它生活在威权主义地区民众〕表达对自己政府异见、与受侵略者建立团结的权利。」

「我很认同这份声明,我希望反对的是一切强权,但不要用极权和自由的二元对立,来抹煞一个地方的人的复杂性,」许汀说。

她承认,在中国内部,要对抗这样的「信息污染」是愈来愈难了。2019 年,她曾经和一个从来不翻墙的朋友讲述香港民主运动的前因后果,讲了 6 个小时,也不时在网上详细反驳一些观点。「现在感觉很疲惫,〔信息污染〕已经无孔不入,哪怕我有耐心解释,对方也不一定有耐心听。」

来自武汉、目前生活在美国的 Lewis 这几年也一直尝试把平行宇宙中的另一些新闻、论述甚至学术论文搬到防火墙内。「香港的事情、武汉爆发疫情的时候,我都在微信跟很多人吵起来,我的中学群里有 3、400 人,很多人生活在外国,但立场都亲中国政府,我就一个人跟 3、400 人辩论。」

Lewis 说,因为被删帖太多,他过去一年多已经很少在墙内发言。2 月 24 日,战争爆发,他去参加了洛杉矶的反战游行,结束后打开微信,看到一片挺俄言论。他忍不住将反战游行现场的照片发到微博,帖子很快爆火,最初大多留言持支持态度,随后更多人来责骂,并表示俄国在乌克兰开战「就像当年的抗美援朝」。这个帖子获得超过 2 万个点赞、5,000 多条留言、300 多个转发。

2 月 26 日凌晨,帖子被删,Lewis 被微博禁言 30 天。「我都没有阵地去反驳他们了。」

大翻译运动:企图打破战狼的平行宇宙

Twitter 的「大翻译运动」社群。〔取自网络截图〕

另一些人正尝试组织反向传播:将中国网络上的舆论翻译成英文,记录在Twitter、Telegram、Discord 等平台上,名为「大翻译运动」。

记者通过 Twitter 联络到参与这项翻译行动的志工 Benjamin,他表示「大翻译运动」由身处世界各地的华人志工组成,为保安全,志工之间不透露真实姓名和居住地。今年 2 月中,俄乌问题增温,他们开始翻译中国官媒的相关报道、网络热门评论和具争议性的帖文,并发布在网上。除英文外,偶尔也翻译成日文、韩文。

Benjamin 表示,这项运动是为了让海外的人了解在中共政治宣传下舆论会如何扭曲俄乌战争,以逐步引起国际媒体、外国社会关注和讨论,甚至以实际行动去回应中国发布的不实信息。

乌克兰战事受到全球瞩目关注,平行宇宙中的「中国真相」这次也不再停留在键盘和屏幕,正在现实战局中生成影响。

中国网友在战事爆发之初,一度戏谑调侃,表示中国男性可以「收容乌克兰美女」。这些言论被乌克兰网红翻译之后,引发当地排华情绪,一些身处乌克兰的中国人一度呼吁中国网民停止相关言论。中国驻乌克兰大使馆本在 2 月 24 日呼吁,撤侨时中国人可以在车上贴上「中国国旗」,网络言论跟进回顾《战狼 2》中演员吴京高举中国国旗、安全通过战区的画面;随后大使馆突然改变口风,呼吁中国公民要隐藏身份。

李方正感觉,中共营造的政治宣传,确实影响着许多人对现实的判断。「我感觉很多人真的相信战狼,觉得一个中国人拿着国旗,到国外的战场上,人家双方都会停火让你过。这个你觉得是神经病吧?但真的有市场,真的有人相信。」

现实国际关系里,舆论战的可能后果

随着战事胶着,俄罗斯多方战线停滞,并且在国际上被绝大部分国家制裁和围困,舆论关注俄罗斯将付出的惨重代价,以及作为「战略伙伴」的中国在东西阵营中将如何抉择:将撇下烫手山芋,抑或被俄罗斯拉入深坑。

不过,这些并非中国网络热点。在 3 月中旬开始,以微博观察,对战事的舆论有降温之势,但议题设置仍集中在反美和戏谑。3 月 18 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指当美国向乌克兰提供武器援助时,中国向乌克兰提供的是食品、婴儿奶粉、棉被等用品,抨击美国「过去 20 年空袭致死 4.9 万平民」,此番言论遭乌克兰副总理回应「我们不需要毯子,缺的是防御我们土地的武器」,并称中国这番言论配不上大国地位,但这一回应在中国网络上被删除;同一天晚上,习近平和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进行视频通话,随后中国报道强调习近平指中美要共同负起维护世界和平的大国责任,而美方通报则强调拜登说如果中国向俄提供实质支持,将面临影响和后果。

程益中认为,过去 10 年中国政治宣传持续「打造一个战时状态的国家」。「但所有这样在网上键盘的人,都认为自己不用真的去打仗,真的去上战场,」程益中说,这样的舆论战最终很可能会造成北京当局自己的误判,「就像这次的普京,他活在自己的意识形态中,一开始真的觉得乌克兰人民是等着他去搭救的。」

这样带风向的操作,也吹到台湾许多社群,随着内容农场产业链散播。陈至洁认为,这样的政治宣传在台湾很难获得全面成效,「大家的文化、意识形态太不一样,反而会加深〔多数〕台湾人对中国的负面印象。」但在海外华人群体──特别是仍然使用微信的群体中有所影响,陈至洁认为,长久会造成华人和当地群体的紧张感和冲突,甚至影响外国的选举、施政等。

近年在外国采访时,程诗云也常常体会到中国大外宣的威力。即使在其他国家,也不时有当地人人问他:「〔新冠〕病毒到底是中国搞出来的还是美国搞出来的?」

目睹近年的平行真相,再观察乌克兰战事的种种舆论,他生出一种担忧,想起以前看过的二战历史。1937 年,日本侵略中国,日本报纸上刊登新闻,佯称开战起源是他们在北平郊外听到枪声,同时走失了一个士兵,认为开枪者是驻守卢沟桥的中国士兵,进而要反击。

「以前我觉得这种事情,现在不可能发生。这次我好像突然有点理解,这一切是怎么来的。」


Like it?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0
D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