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真正的医疗挤兑,到现在大多数人还不知道

2 min


20 条政策出来以后,很多大 V 以为方向转变了,开始歌颂我们努力的成果。

这么辛勤劳苦的三年不是沉没成本啊!大伙在那儿拼命地证明这是值得的,那是值得的,效果杠杠的。

姑且不说他们会意太早的事。

事实证明,并没有转向,中国人民力大无穷,正更加智能和精准的抗疫。

我要说的是另外一个事。对这种文案,咱只轻轻丢过去一句话:这三年中国人长眠的更多了。

但无奈,冰冷的数理逻辑不讨人喜欢,费思量。

其实上海的时候,我写过一篇。

今天我们再简单说一下。

拉平曲线

疫情刚刚开始的时候,英国人最早拿出这条曲线。实际上很多人是没有看懂这条曲线的意义。

这条曲线是疫情防控的策略,要拉平感染。

为什么要拉平?拉平的目的是什么?

很多人认为是因为让新冠感染人数平稳过渡,这样才能有平稳的医疗供给救治新冠。

其实这是一个很大的误解。Health care system capacity 的含义是「医疗保健体系容纳能力」。

这个压平曲线的目标,并不仅仅是救治新冠。而是确保在新冠冲击下,社会整体医疗保健体系的平稳供给。不仅仅是新冠要治疗,还有外科手术要做、慢性病要调理,肾病、心脏病、胃病、脑科、精神疾患……全社会的医疗保障一样都不能少

现代医学是一个庞大的体系,医生、护士、医院、手术台、药房、医疗器械产能、医药产能构成了整个社会的生命动力系统。人类对现代医学的依赖十分深重。

医疗系统如同城市的电站、水厂,这是不能关闭的。

如果电站关闭,城市一篇黑暗。如果关闭所有医院,死亡人口不知要翻多少倍,但这个问题无法测试。

但是,城市电站电力输出降低 10%,整个城市可以点亮的负荷就会降低 10%,就一定有些电器不能再点亮;

水龙头关小 10%,整个城市用到的水力就会降低 10%,就一定有人喝不上水;

如果医疗系统的生命动力输出降低 10%,整个城市的生命保障能力就会降低 10%。

不要以为下降 10%,很多人还能挺过去,挺不过去的。

超额死亡

如何评估防疫成效,要算大帐。在疫情防控中,也许多救了几个新冠病人,也许少救了一个心脏病人。资源投入那种病,不投入哪种病是很严肃的公共政策,比如慢性病纳入医保也就近几年的事。

为什么呢?因为医疗资源不是无限的,在这里投入多一点,那里就会少一点。

所以,新冠世纪,各国有各国的政策,也各有各的收益和损失。怎么评价政策有效性,要算大帐。

从死亡人口增幅可以客观评估防疫政策的生命收益。这里我就不列了,需要数据的去看 4 月 28 号有一个残篇。

可见,各省医疗保健系统受到防疫政策的扰动不同,实际死亡人口增幅是有不同变化的。

公安机关因户籍管理对死亡人口的登记较为准确严谨。2021 年山东年鉴的数据可以管中窥豹。

第一个红框内的数据是人口抽样调查当年死亡率;第二个红框内的数据是公安机关当年登记的死亡人口数。

在第二个红框内,山东省公安机关登记的死亡人口数据在 2018、2019 均为 65 万,然而 2020 年增加到了 72 万〔2020 年山东新冠死亡病例 7 人〕,增幅达到 10.8%,明显超过常态年份

挤兑

什么是真正的挤兑,我们举个栗子。

前两天某市公布了本次疫情计划建设 11 万个方舱床位、13 万个隔离板房床位。

基建狂魔!广周速度!

那么 11 万个方舱床位、13 万个隔离板房床位全部投入以后,需要多少医护资源呢?这个有专家说过:

1000 个床位需要 200 到 250 个医护人员。1:4 到 1:5。因此,11 万个方舱床位投入使用,大数可能需要 2.5 万个医护。

隔离板房呢?据经验,大概是 1:15 到 1:20 之间。13 万个隔离板房投入使用,需要 6000 个医护。

以上合计:2.5 万+0.6 万,需要 3 万名医护。

查《光州市卫生健康事业发展「十四五」规划的通知》,2020 年现状公共卫生人员数每万人比例为 8.02 人。

也有行业研报统计是 9.98 人。

天蝎财经:《4 大一线城市医疗资源对比,深圳还需要加油》

那么,按照 1800 万常住人口统计,光州的公共卫生人员总数在 1.4 万到 1.8 万人之间,离 3 万是远远不够的。

所以,你看到什么呢?

一方面,正常医疗体系因支持新冠无法开展正常诊疗:

另一方面,还要汲取周边医疗资源支持,使得周边城市也面临医疗资源短缺的风险。

新兴县属于韶关,支持医护团队力量抽取从县人民医院到了卫生院。

但是,实际上高达 95%不需要医疗看护。

需要说明的是,这不是特例。各地均是如此,这三年来此起彼伏。

而且并不仅仅是本土疫情时,即使是常态下,由于全民检测、对院感的担忧、凭黑酸检测结果入院等诸多措施,也压低了医疗资源的供给。

社会的医疗保健系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医疗资源对疾病的投入就像打地鼠游戏,你这里投入的资源多,那里的资源就一定少

120 急救不能及时,病患不能走出社区,孕妇在医院门口流产,这是冰山浮出水面的部分。海恩法则指出: 每一起严重事故的背后,必然有 29 次轻微事故和 300 起未遂先兆以及 1000 起事故隐患。

上海期间,民众互助平台自 4 月 11 日开启,三天时间登记救助信息 7300 条,极其紧急 1450 条。

医疗挤兑可以由于各种方式生成,但最终的呈现都是医疗资源错配,医疗力量无法输出到最需要救治的病患

现在我们可以再看一次这个曲线:

Health care system capacity:医疗保健体系容纳能力。是指医疗保健体系容纳所有所有所有医疗需求的能力

压平曲线是为了保障医疗资源的稳定输出。

但是据 2020 国家卫生健康服务公报,2020 年全国医疗卫生机构总诊疗人次达 77.4 亿人次,比 2019 年下降 11.2%;全国医疗卫生机构入院人数 23013 万人,比 2019 年下降 13.5%;全国手术量排名前 100 强医院手术总量由 906 万台下降为 789 万台,降幅为 15%

医疗机构的生命动力输出衰减 10%至 15%。

以山东为例,2020 年相对 2019 年,诊疗人次由 6.75 亿下降为 6.17 亿,降幅 9.3%;住院人数由 1859.75 人次降为 1662.09 人次,降幅 10.63%;病床使用率由 80.69%降为71.02%。

结余

物理学是铁则,其实经济学规律也是铁则。

如同能量守恒定律:能量不会消失,只会转移。对于经济学:成本也不会消失,只会转移。稀缺,是经济学之所以成立的前提。这决定了,任何决策都要考虑 DJ。


Like it?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0
Anonymous

Choose A Format
Story
Formatted Text with Embeds and Visuals
List
The Classic Internet Listicles
Countdown
The Classic Internet Countdowns
Open List
Submit your own item and vote up for the best submission
Ranked List
Upvote or downvote to decide the best list item
Video
Youtube and Vimeo Emb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