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2年了,有没有感觉到越来越无聊?

1 min


0

在互联网环境中,无聊几乎是一种无法逃避的宿命。

无聊之所以让人难以忍受,是因为其中隐含着放弃,加拿大一位名叫 James 的心理学家表示,当人们无聊时,其实感知到的是机会成本的上升,所谓的机会成本,就是当你因为做某件事时,不得不放弃的其他事情能带来的好处。

比如,今天中午我本来可以去拉两次滴滴挣个 100 块钱,但我因为和你一起吃午饭而没去,那我这顿饭的机会成本就是 100 元。一个人在做一件事时感到无聊,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没劲缺乏刺激,还因为此人内心觉得,除了手上这事之外,本还有其他诸多选择可以带来好处,但自己现在被占上了。

不能兑现的好处越来越多,人类演化出来的心智就会越对此状态感到厌恶,于是,无聊的情绪就会提醒自己赶紧去干点别的,及时止损。

那位心理学家为了印证这个理论,专门做了实验,把不同的人关进空屋子里,啥也不让干,不同的是,其中一部分人的面前还被摆上好多有趣的玩具,事后,那些面前有玩具而不能玩的人果然表示自己更加无聊,因为他们承担了更高的机会成本。

这个规律在我们之前的人生中被验证过很多次。如果游戏机硬盘里只有一个游戏,那我们会玩得很投入,但如果有 150 个游戏,那在我们玩其中 1 个的时候就意味着我放弃了另外 149 个,机会成本太高,我们就会玩的心神不宁,倍感无聊,无论什么大制作都玩不进去。

电视也是这样,家里早先电视一共就几个台,连遥控器都没有,都是物理按键,节目看的倒也踏实,等后来一个电视里有上百个台,我们就会按住遥控板上的换台键来回扫,哪个台都看不进去,并且感到无聊。

现代的互联网平台亦是如此,内容越来越多。然而,视频只能一个一个看,文章还得一篇一篇读。在消费内容时,每个人都在承担越来越大的机会成本。所以,人们对于这些内容的感受就愈发短促和破碎,”反正除了这个还有更多别的,我就随便划拉两下看看吧”,能不用倍速看剧的人都比之前少了。

这就形成了一个互联网时代的悖论,即内容生产并不能驱散大家的无聊,反而是内容越丰富,人们就承担越大的机会成本进而无聊。

抑制这种无聊的有效方法之一,就是把注意力重新转回现实世界,毕竟,在物理世界中,人们感官之内没有那么多选择,进而也无需承担太多的机会成本。

我身边不少人在暂别网络一段时间后,精气神儿都有明显好转,这当然是很多因素促成的,但是感受到久违的有趣,也是原因之一。


Like it?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0
Anonym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