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不能点灯,香港不能加油

1 min


郑智化很震惊、愤怒和遗憾,张学友很无语。

一首《星星点灯》,被改成了《星星舔灯》。

一句「香港加油」,被批不爱国。

要我看,郑智化应该对篡改来一次反篡改:

现在的一片天,是只能晴朗的一片天。荒诞在文明的天空里,总是看得见。

张学友则应该直接对着键盘侠甩出表情包——

食屎啦你。

01

这年头,舆论场中,「正确」成了万物的新尺度。

由此而来的,是什么都得「确定肯定并且一定」足够正确,是正能量指数拉满。

动画片《菲梦少女》人物是黄头发,这些风纪委员气愤地投诉。

环球影城里的反派角色威震天的口头禅说「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那些官立马举报。

我之前曾用一句话概括这番景象——

反道德的道德泛化,无底线的底线上移。

对应的,是荒诞总跟荒诞琴瑟和鸣:正能量党绣口一吐,就是一盘大棋;键政手与之呼应,张口就是一通揭批。

02

天不能肮脏,只能清朗,哪怕有 PM2.5 漂浮;星星不能看不见,必须看得见,即便看的人是近视眼。

这画风真的挺春晚,永远美好,永远欢乐今宵。

在李白「十步口一人」的背景下,这原本不奇怪。

但本就正能量的《星星点灯》被改得「正能量不彻底死不休」,多少还是让人有些膈应。

郑智化对《星星点灯》歌词被改表示不满。

在微博上,段子手东东枪抛了块砖:

改吧,干脆都改了,也挺好——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像一只小小鸟,想要飞就唰地一下飞挺高

亚细亚的宝宝,在风中微笑

往事欢迎再提,人生哪有风雨

没碰上几个妖,没遇见几个魔,魑魅魍魉咱根本就没见过

很多网友接着续上:

我比花香,我比树高,我是一颗万众瞩目的小草

我应该在车顶,不应该在车底,看到百姓的日子有多甜蜜

而郑智化的另一首经典歌曲《水手》也被玩坏,它的前几句歌词被改成了:

甜蜜的沙,轻浮脸庞的感觉,像父亲的表扬,母亲的赞美,永远难忘记。

这大概就是乘风破浪体——乘正能量的风、破负能量的浪。

只是我不太懂:既然要这么正能量,为什么要选《星星点灯》呢,是春晚曲库不够用吗?灯已经那么亮了,还需要星星来点?

03

《星星点灯》歌词被改,充分表明了一点:

有些人已习惯了「颅内自我劳改」。

因为他们心里绷了根「正确」的弦。他们已将风控意识内化于心,外化于行。

而正能量之上还有正能量。在他们周围,还有一群自我东厂化的网民。

这些网民眼里容不得不够积极、不够阳光、不够正能量的沙子。在其看来,你正能量不彻底,就是彻底不正能量。

比如,某大学教授连续 12 年呼吁语文教材删除朱自清的《背影》。

理由只是,朱自清父亲翻越栏杆去买橘子,违反了交通规则。

▲教科书上的朱自清《背影》配图。

你说:这写的是父爱啊——满满的正能量。

他没准会回怼:那又如何,就不能等红绿灯、走斑马线?

360 种姿势,这些人总有一种姿势能挑到你的刺、找到你的茬。

papi 酱在短《一场严肃的文艺作品推介会》中,就曾内涵这些人:

papi 酱想给读者推介些文艺作品,推荐《泰坦尼克号》,结果在务虚会上马上被团队里其他成员否决:不好吧,Jack 小三啊,Rose 出轨啊。

推荐《加勒比海盗》,被说美化暴力犯罪团伙。推荐《甄嬛传》,被说「后宫内卷」「娘娘鸡娃」。

最后选来选去,就没有能过的:

  • 《水浒传》?不行,武松喝酒教坏小孩,还打死了国家保护动物;
  • 《西游记》?也不行,唐僧职场 PUA,而且师徒四个没一个女的;
  • 《哆啦 A 梦》?大雄偷看静香洗澡,会教坏小孩;
  • 《熊出没》,光头强东北口音,涉嫌地域歧视……

04

说到底,底线一再上移,也就没什么底线可言了。

黎塞留说:「给我这个世界上最诚实的人写的六行字,我一定能从中找到足够的理由来绞死他。」

如今,很多网民更犀利:你喝彩喝得不够热烈,鼓掌鼓得不够激烈,那你就有问题。

四面八方,你都不知道他们的箭会从哪飞过来。

张学友就是。仅仅是因为他在 VCR 里说了「香港加油」,有些人就逼他自证「只吃了一碗凉粉」。

这股风气真挺吓人的。

吓得我只敢说:人张学友加油。

朋友顾意说:莫非香港是个新能源城市,不能加油,只能充电?

按那些人的意思,这也不够正确:为爱发电就行了,为什么还要充电,你是在内涵大家爱得不够?

在《脱口秀大会》上,张博洋曾将箭头对准「崇洋媚外」标准逐渐降低的现象:

以往只有觉得国外一切都好的人,才叫崇洋媚外,现在变成了只要觉得国外有任何可取之处,就是崇洋媚外。

「不爱国」的标准也一样。以往你说「月是他乡明」是不爱国,现在你说「希望故乡的月更明亮」也是不爱国——你以为你是祝福,殊不知别人听出的是,你在暗讽故乡的月还不够明。

某种程度上,这些人是钉子有了锤子思维,鸭有了全聚德视角。

它们会觉得别的钉子不够坚挺,觉得其他的鸭不够听话。

面对这群人,你很难不认输。

就连张学友也不例外,他不得不自剖:

本人觉得我是一个爱国家、爱香港的中国人。

▲张学友的声明一出来,就登上了热搜No.1。

求生欲,都快赶上他的唱功了。

这让人想起,同为歌手的李荣浩曾在微博上吐槽物业不作为的小作文,文末也附上了保命小贴士——

以上内容单指我家和我以前家的物业,我相信这世界上 99.999%的物业都没有这种问题,都是大好人。可能我情况比较特殊,所以请物业爱好者们不要 diss 我,我说的是我家那个物业。

06 

《圣经·以赛亚书》里写道:他们在争讼的事上,定无罪的为有罪,为城门口责备人的设下网罗,用虚无的事屈枉义人。

我很担心,逼张学友自证爱国的舆论环境,会不会吓跑张学友?

毕竟,那些极端者最擅长的,就是把朋友赶到对面或反面去。

当然了,没必要把这群患上了过度敏感综合征与上纲上线症候群的极端网民视为主流。

美国 Hidden Tribes 的调研显示,处于政治光谱两端的两拨极端势力,分别占美国人口不到 10%,却是媒体上最活跃的两个群体。

他们不仅善于互喷,还会逼得广大网民成「沉默的大多数」——这些人会担心自己成为攻击目标和网暴标靶而自动噤声。

国内社交平台上的情形也差堪仿佛。觉得张学友说「香港加油」有问题的,终究是一小撮;觉得说张学友「香港加油」有问题的人才有问题的,才是绝大多数。

可问题是,在键盘侠们战斗力经常爆表,理中客怕被喷、怼、撕、挖坟故被迫撤离的现实情形下,极端话语会不会劣币驱逐良币、支流逆淘汰主流?

换句话说,这群键盘侠会不会把舆论阵地争夺战会不会变成自己的「官渡之战」,最终凭着他们搭建的反智力场给整个舆论场「下降头」?

以及,张学友们会知道这只是一小撮人的声音吗?

07

星星不能点灯,香港不能加油,抱有这类想法的人药不能停。

事实上,他们稍微会点百度就知道:

中国台湾歌手郑智化,中国香港歌手张学友,那都是人民的艺术家。

在这里有必要再跟某些人普及下背景资料:

郑智化《星星点灯》里唱的「肮脏的一片天」,说的是对岸。

1997 年香港回归之际,有日本记者采访张学友:「张学友先生,你对回归有什么看法?」

结果张学友回答:

「我只会唱歌,不参与政治。但我知道身为一个中国人应该做什么,香港当时是被英国侵占的,但领土和人都还属于中国,我们中国人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Like it?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1
Anonymous

Choose A Format
Story
Formatted Text with Embeds and Visuals
List
The Classic Internet Listicles
Countdown
The Classic Internet Countdowns
Open List
Submit your own item and vote up for the best submission
Ranked List
Upvote or downvote to decide the best list item
Video
Youtube and Vimeo Emb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