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即合理,为什么越来越多人要支持墙?

1 min


这 3、4 年,在国内各个媒体上,可以看到为墙辩护的言论越来越多。他们的说辞总是这一套:

「墙的存在是合理且有必要的,因为它可以有效地掉西方散布的虚假信息,避免没有判断力的群众受其煽动;同时,墙也让有一定判断力的人出来获取更多信息,这些人不会受煽动。」

然后,做一个总结,「所以,我觉得墙的存在挺好的。」

这套言论是如此盛行,以至于我上大学之前还真的有点相信,墙的存在是为了「筛选出有明辨是非能力的人出去接收墙外信息,同时把没有明辨是非能力的人关在墙内。」甚至还认为这是一个很明智的政府政策。

筛选能力

这完全是扯淡。

首先,这套说辞本身就有问题。什么叫做「有明辨是非能力的人」?这到底是如何定义的?

翻墙是一个需要一点额外信息和电脑技术手段〔但并不算高〕来实现的行为。如果按照这套说辞的逻辑,能实现这两点的人,就被认为是「有明辨是非能力的人」,而实现不了的则是「不能明辨是非的人」。什么时候电脑技术和「明辨是非能力」挂钩了?

那些写下这些说辞的人,内心中想像的「容易受蛊惑的无知群众」,大体上是那些受教育程度不高,情绪上容易受他人感染的热血青年。但实际上,这些人翻墙也不难。这是因为,翻墙本身没有技术难度,难的是自己是否有这个欲望

〔对于一直以来就在墙外的人来说可能很难理解,但其实,对墙内人来说,翻墙是需要比较强的心理动力的。如果不是为了追星、查文献、工作需要等刚需,大部分人其实懒得翻墙。因为对于没有见过的东西,人们不知道它的价值,于是会认为其可有可无。同时,墙内的信息也比较充盈,常常认为这些就够了。〕

墙的存在,实际上是让更多人因为自己的心理怠惰而放弃了探索更广大的世界,它根本不能起到筛选作用。在墙内人中,很多人因为「没有那个需要,懒得麻烦」而不翻墙,这些人很多是「有明辨是非能力的」〔比如我那正准备考研的堂弟〕。同时,那些翻墙的人,未必都有「明辨是非能力」。举个例子,那些只要自己爱豆被批评,就不分青红皂白喷脏的脑残粉,一般被认为是「没有明辨是非能力」的人吧。可这些人都是翻墙老手。

保护群氓?

除了「筛选论」本身错误外,那套说辞中的「西方散布的虚假信息」也是一个莫名其妙的存在。墙外当然有虚假信息,但主流媒体提供的基本没事实问题〔即事件本身是确实发生的〕。

人们常说的「外媒抹黑」、「扭曲事实」,实际上是指,西方媒体在报道中采用了不同的视角,有默认立场,用到了令人感觉不舒服的语句。这其实是因为双方站在不同立场,拥有不同的 common sense,和不同的读者群体导致的。看对方写的文章不舒服很正常,这大概就像保守派看自由派的报纸总想破口大骂一样。但根据这些不同,无法直接盖章说对方在散布虚假信息,群众会受其煽动

〔实际上,我认为恰恰相反,国内群众如果真的看到那些信息,应该会在评论区澄清,或者提供另一种思路。双方碰撞之后产生交流,给彼此提供更多的视角,然后 common sense 能够渐渐融合,最后敌意减少。〕

总之,我认为目前盛行的为墙辩护的言论是站不住脚的。

为什么人们愿意相信「墙有用且合理」?

从根源上想想,这真是有点古怪。自己获取信息的门槛被增加了,按理来说应该是感到不满,但人们总爱为墙说话,说它是合情合理的,说它有这般那般的好。说到最后都有了情真意切的感觉,好像墙天生就该伫立了,让墙消失反而是件可怕事。

我认为,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人们不喜欢基本权力被剥夺的感觉,为了避免有这种感觉,人们索性从一开始就放弃权力,因此也就没有了权力被剥夺后的受辱感。通过这种心理建设,保证了自我尊严的完整。

当人们说「我觉得墙的存在挺好的」,这和很多有关国外下,人们留的高赞评论「这就是你们要的西方民主!」背后的心理路径一样。反正无论自己怎么说、怎么想,都无法改变墙的存在和民主的缺失,那索性就用精神胜利法,贬低自己没有的,称赞自己有的,那感觉真是好多了。

我最早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是在大学写一篇关于「中国计划生育带来的影响」的论文。

当时我刚到国外不久,感受到很多偏见和默认立场。为了挑战偏见,我一开始就决定写「计划生育政策带来的好处」,让教授看看不同的视角。结果随着资料查得越来越多,我很难圆到「政策的好处」这一结论上,因为实在是有太多残忍和糟糕的东西了。最后因为时间不够,我也没有重新写,把那篇论文扭转成四不像后交了上去。

事后想,我为什么非要写「计划生育的好处」。多年来,我确实相信它有诸多好处,它是不得不实行的政策。

当国外房东的侄女问起我时,我也回答,很多中国年轻人其实都支持计划生育,因为可以独享父母。这条论点没错,但如果全世界实行计划生育,而中国实行自由生育,我又是否会回答,很多中国年轻人都支持自由生育,因为从小可以有很多兄弟姐妹一起玩?

大部分人的观点,实际上根本就不是观点,而是随着外部条件改变而改变的说辞,一套让自己心里好受的东西。没有人会喜欢被剥夺生育权力、信息权力,但事实已经发生了,能改变的只有说法了。随着不断地重复这些「我觉得这样也挺好」、「我们才不稀罕这些呢」的说辞,这一切似乎变得越来越真实,好像这才是人们的真心想法。

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总有网民在外网上说「其实我们有言论自由」、「事情没有你们想得那么糟」,然后拿出犄角旮旯里的几个例子来证明。这实际上是为了保全自己的尊严。毕竟,别人有的东西咱没有,真是又难堪又难受,所以,要么硬说自己有,实在没有就说「咱不稀罕」。


Like it?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0
DUN

Choose A Format
Story
Formatted Text with Embeds and Visuals
List
The Classic Internet Listicles
Countdown
The Classic Internet Countdowns
Open List
Submit your own item and vote up for the best submission
Ranked List
Upvote or downvote to decide the best list item
Video
Youtube and Vimeo Emb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