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正确和现实,极端对立会怎样

1 min


这两天很多人关注阿根廷大选,原因在于,阿根廷这次大选,出了一个非常非常离谱的选手——极右翼的米莱。

他有多离谱呢?他的主张大致是这么几条:

  1. 大幅削减政府部门机构,他希望将阿根廷部委的数量从 20 个减少至 8 个。
  2. 大幅削减政府开支:包括公共设施和社会福利支出。
  3. 大幅减税。
  4. 将亏损的国企全部私有化。
  5. 开放自由市场竞争。

听起来是不是老生常谈?削减开支,开放自由市场,很多政客都有类似的主张对吧?

但米莱这个程度不一样,他对于「削减政府开支」的定义是:

—— 把铁路、公路、机场、地铁等公共设施全都私有化,把亏损的国有企业也私有化,统统打包卖给私人经营。

—— 再把劳动局、医药局、局这些监管部门也都取消,不要监管了。

你说铁路、公路这些公共设施私有化后无人经营怎么办?

他的思路是,如果一个铁路线路有人流量,那私人公司自然能赚到钱,能赚钱那自然会维护发展,

而如果一个线路不赚钱,那代表这个线路本身人流量就不够,本身就是不那么必要的公共支出,所以早该取消了。

你又问没有劳动局、医药局监管公司、医院乱来怎么办?

乱来是自由市场的一部分,乱来的医院会没人去,乱抬价的市场会没顾客。

市场经济会迫使医院善待病人,因此压根不需要花纳税人的钱养一帮人专门监管医院。

劳资关系也一样,取消监管,资本和劳动者之间自然会在市场经济作用下打出一个动态平衡,

别问,问就是看不见的手。

他甚至自由开放到,认同性交易合法化,器官交易,开放金融市场。

你说开放金融市场,到时候欧美资本进来搅局怎么办?

现在阿根廷的金融部门能挡住华尔街金融资本攻势吗?挡不住吧?

既然现在也挡不住,那还干嘛费劲养一帮人呢?挡不住就不挡,直接放开全面躺平,废除阿根廷央行直接用美元。

总之,他的思路突出一个优胜劣汰,什么都不管,玩的就是物竞天择。

但这样一个优胜劣汰物竞天择型政客,最后在总统初选中拿下了超乎想象的 31.57% 的得票率,直接登顶第一。

所有人都觉得阿根廷人疯了,包括这两天我看到的各路自媒体作者们,都觉得阿根廷人疯了,包括这两天我看到的各路自媒体作者们,都觉得这是大乐子,许多人觉得无政府主义也不过如此,完完全全是酒喝多了瞎搞。

但我属于特别较真的那一类人,一直以来我始终坚信一个原则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所有的匪夷所思,背后往往都有一个原来如此」

31%的得票率,意味着百万级民众的选择,一个人瞎选是可能的,但百万级民众的选择往往有其逻辑。

你觉得无法理喻大概率是没有看到水面下的真正原因。

而且,这个匪夷所思的主张然后疯狂拿票的情节,让我有非常强烈的既视感。

一年前,就有一个完全一样的剧本。

某国的政客提出了匪夷所思的 120 小时工作制,降低最低薪水,还有医疗民营化,公共交通民营化等主张。

所有人都觉得这疯了,谁会支持这么匪夷所思的要求。

结果最后一开票,他以 48.56%的得票率拿下总统。

为什么会有人顶着 120 工作制降低最低薪水也要支持他呢?

因为他开出了一个许多人无法拒绝的主张——反女权。

你可能已经猜到我说谁了,没错,就是韩国尹锡悦。

尹锡悦的主张匪夷所思无法理喻,但一句反女权,直接拿到了 40 岁以下韩国男性五分之三的铁选票,

在 20 岁年轻男性这块,他的得票率更是达到了恐怖的 52%,他一个人比剩下总和还多。

很多人的态度是,我不管什么地缘政治宏大叙事,也不管什么最低薪水医疗私有化,只要你反女权我就支持你,天塌下来你也得给我反女权。

为什么?因为对于韩国年轻男性来说,什么美帝国主义压迫资本剥削那太遥远了,资本家只是剥削你剩余价值,再夸张再剥削不至于不发工资吧?但女权是真的可能明天坐地铁无缘无故诬告你丢工作的。

你又是国家又是民族的扯了一通,人家就一句话,明天上班在地铁上被诬告了怎么办?你能解决吗?

不能吧?所以是迫在眼前的主要矛盾哪个是次要矛盾,这不是很清晰明确吗?

所以表面上是尹锡悦的主张无法理喻,韩国人集体脑抽投了这个票

但实际情况是,韩国年轻人觉得相比女权那边动不动诬告进监狱的危害,加班降薪这种常规要求简直小儿科。

那么,阿根廷是怎么回事呢?难道也是有某种更夸张的思潮,逼得选民去投米莱?

但究竟是什么样的思潮,能把阿根廷大众逼到去选择米莱这样主张医疗私有化全面自由化的政客?

我去翻了一下资料,然后就惊奇的

没错,你们可能又猜到了

有道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星垂拉美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人世间的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能够逼的一堆选民去选择医疗私有化教育私有化,削减福利削减公共支出,

这熟悉的剧情熟悉的操作,天上地下独一份的待遇,还能是谁呢?

没错,是她,是她,就是她,咱们的老朋友——女权主义

从 2023 年 4 月,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旗下的拉美经济研究预测来看,当时他们认为米莱可能获胜的优势会在经济政策上,短平快的方案容易吸引人。

但米莱在反堕胎,专注批评女权主义这块,可能过于激进,会是可能失败的原因~

没错~当时他们是把米莱专注反女权主义这个行为,当作可能失败的原因来算的~

但实际上,根据阿根廷国际政治领域记者胡安·埃尔曼的事后报道来看,

他们明确认为,反女权立场是米莱获胜的重要原因之一

「大量男性选民被他激进的反女权主义言论所吸引」

他在 16 至 30 岁年轻人中的支持率超过 40%,几乎是最接近他的对手的两倍。

他们在媒体上的大量反女权主义言论,着重批评女权主义的说教行为,给他们带来了大量粉丝。

比如 TT 上米莱有 120 万粉丝,比其他候选人的粉丝总和还要多。

并且,更出乎很多人意料的一点是

许多人觉得,米莱这套医疗私有化,劳资自由化,福利削减化主张是有利资本家的,所以肯定是上层资本家支持,底层民众反对对吗?

大错特错,最支持米莱的,恰恰是底层民众,尤其是阿根廷首都南部和最贫困的社区中表现最好。

一些评论家警告,他的主张甚至能在庇隆主义基本盘的工人阶级社区中取得成功。

是不是超越想象颠覆三观?工人阶级居然不选左翼而去选了极端右翼。

可如果你仔细查看资料,就会发现这并不是不可思议的,这个剧情和韩国非常类似。女权为代表的政治正确无限扩张,把左翼基本盘弄到饭碗都保不住了,直接逼的左翼底层去和资本家一个战壕了。

典型案例是阿根廷狂欢节和选美。

狂欢节和选美比赛是阿根廷传统项目,是旅游业的重要部分。

但在近两年,伴随着女权主义思潮崛起,这些项目遇到了麻烦。

2014 年,布宜诺斯艾利斯地区的奇维尔科伊镇决定停办选美比赛,因为这被投诉歧视女性

2016 年 Gualeguaychu 市的狂欢节最美舞娘部分被投诉取消,理由是物化女性。当地为了保证这个传统延续,宣布以后选美标准不再会强调美貌,而会考虑性格文化~对,一个选美比赛不比美,开始比性格文化了。

当然,某些人可能要说了,这不是很好吗?选美是物化女性,就该禁止。难道禁了选美比赛拿掉狂欢节舞娘,别的部分就不能吸引人了吗?难道你狂欢节就不能来一些高雅一点的项目吗?

你看,又开始念经了,阿根廷女权觉得宁可把狂欢节选美比赛去了,也要拒绝物化女性。

政治正确角度来说这个观点没有问题,只要树新风抓生产,坚持「产业升级」原则,通过优化旅游项目,提高产业利润,打出短平快组合拳,阿根廷旅游业完全可以向产业上游进军,推出农家旅游,红色旅游,从旅游到生产再到 IP 包装等一系列产业链。

但实际情况是,2019 年,阿根廷旅游业产值约占全国经济总量近 10%。酒店和餐饮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 3%,布宜诺斯艾利斯更是国际知名旅游城市,这两个行业创造了私营部门总就业机会的4%,阿根廷一个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哪来的产业升级上游进军?隔壁就是大美利坚不搞差异化怎么玩?

政治正确角度,旅游业是要高雅要升级,但实际情况是,人家没制造业没工业,旅游业没法多元化,只能搞一些俗的。

然后你女权主义背靠政治正确一顿捶,把狂欢节选美比赛这些弄没了,你觉得码头工人,码头搬运,酒店服务员们心里会怎么想?原本高颜值,能通过选美比赛出名进入娱乐圈乃至好莱坞视野,完成阶级上升的女性群体,又怎么想?

夜深人静之时,你觉得他们真的会觉得

「对,没错,宁可我少赚点工资,宁可我饿三天肚子,也要支持政治正确?」

问问自己的脑子,你觉得这可能吗?

资本家来了,是讨论旅游旺季加班几小时,干一天活拿 300 还是 200 的问题

女权来了,直接给你狂欢节干没了,这谁顶得住啊?

而且而且,最绝的是,背靠政治正确这还不让说

2018 年,阿根廷一个电台主播直接开火,讽刺了女权主义常年以来一系列行为是性别法西斯行为,然后你猜这么着?女权主义者集体网暴并一字一句对其常年言论进行审核举报,认为其歧视女性,最后判决其在未来五个月的节目中每周都要「接受女权主义者说教,中途不得打断,事后也不得批评」,以此学会倾听包容不同观点。

你可能好奇了,要倾听包容不同观点,那不是应该互相批评自由表达吗?

你看,这你就不懂了

「学会倾听包容」的意思是,你必须接受女权主义观点,不然就是不懂倾听

但你要让女权主义者倾听你的观点,那就是万恶的男性社会压迫了。

所有人都要学会倾听包容,但有的观点,更要被「包容」

经济上锤你代表性旅游项目狂欢节选美小姐

文化上锤你自由言论大搞政治正确

高喊「进步」,但仅限缩减狂欢节取消选美拒绝物化女性这种政治正确进步

至于你找不到工作吃不上面包收入降低,那是自己不行不要埋怨!

所以当米莱这样反对女权反政治正确的政客出现的时候,你觉得沉默大众会怎么选?

从这个角度你也能理解米莱那个国企私有化等问题,大家都关注国企私有化,其实阿根廷真正精华的国有企业,早就被外资控制了,左翼也无法拿回来,因为真的会吃帝国主义铁拳。

那么既然你左翼拿不回真正有价值的国有资产,剩下没什么价值的,还有必要靠补贴靠扶持强撑吗?

哪怕你强撑那也认了,但阿根廷高福利陷阱是很知名的现象,很多阿根廷企业在高福利下没有优胜劣汰,陷入僵化,既拿了补贴,也没有竞争力,这个现象国内都有一堆论文研究。

很多人在这个问题上往往下意识的代入中国视角,可咱们的民族企业,是真有信心和外资打擂台的,你投钱扶持新能源汽车的时候,是真的相信未来说不定能和欧美一争高下的。

阿根廷属于他们自己都不信的。既然阿根廷汽车业肯定顶不住特斯拉,那还有必要补贴扶持吗?你好好干我扶持也有盼头,但你们没有竞争都搞僵化,要怎么办?

(实际上理解这个问题,你也就理解了中国新能源产业的一些思路,产业发展是需要鲶鱼的)

类似的是劳资问题婚姻自由问题,大众关心的是吃饭问题,但政治正确天天讨论的是女性歧视隐形天花板问题。

女权主义常年指责政府歧视女性,各个公司高层女性过少对吧?

那么现在完全放开,你们这样战斗力爆表,工作能力出众的女性,是不是马上就可以打的别人满地找牙了,赶紧组建一个全是女性的公司,把落后愚昧的男性公司们统统打倒吧!还等什么呢?

你说被婚恋拖累,巧了,婚恋这块不也完全自由吗?想结就结不结拉到,谁也不能强迫你。放开一切制约,你们一定能打的对面满地找牙的对吗?

一句优胜劣汰,可以解决各路思潮的指责,你要真的先进,那你肯定能优胜劣汰下来。赶紧证明自己去吧还等什么呢?

你觉得他们不关心劳资问题,问题是他们本来也无法在政治正确环境下聚焦劳资问题,甚至还要被一顿批是压迫者。本来就没好处还挨骂,那为什么不全部放开,物竞天择,至少不被骂呢?

你以为是阿根廷人脑子抽风选了个超自由主义,但实际上是底层大众和民族资本丢掉政治正确和大国梦选了个现实主义。

作为第三世界国家,既然怎么喊都解决不了美国问题惹不起华尔街资本,那就干脆躺平,也不要包装在政治正确之下弄一堆进步包袱了,你的「进步」又不包含我的「进步」,我干嘛支持?

索性在不惹美国的情况下,把蛋糕分平吧。

那怎么分最实在呢?来一场弱肉强食的大逃杀呗

——至少他公平

所有的不可理喻匪夷所思,背后往往都有一个原来如此


Like it?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0
Anonymous

Choose A Format
Story
Formatted Text with Embeds and Visuals
List
The Classic Internet Listicles
Countdown
The Classic Internet Countdowns
Open List
Submit your own item and vote up for the best submission
Ranked List
Upvote or downvote to decide the best list item
Video
Youtube and Vimeo Embeds